选择我们没有错

律师文集

律师文集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律师文集 >刑事再审>正文

律师在刑事案件中都能做些什么

来源:北京辩护律师 时间:2016-10-17

分享到:0

  律师在侦查、审查起诉以及审判阶段享有的辩护权利不尽相同,下面就每个阶段的特有之处分析一下:
 
  一、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大多对法律不甚了解,有的甚至纯粹是法盲。他们一旦被指涉嫌犯罪,尤其是被限制人身自由以后,往往迫切需要了解与案件有关的法律,需要律师为其提供法律咨询。律师为犯罪嫌疑人提供法律咨询,主要是告知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刑事诉讼中的权利义务以及与案件有关的法律规定,并对相关条文进行必要的解释,解答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提出的其他有关法律问题。
 
  二、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对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及其工作人员侵犯其人身或财产权利的行为有权提出申诉或控告,但由于法律知识欠缺、文化水平所限、失去人身自由等原因,犯罪嫌疑人自己往往难以行使这些权利,需要律师协助或者代理。另外,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对上述机关驳回回避申请等决定不服,律师还可以为其申请复议。
 
  三、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九十三条的规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被逮捕以后,人民检察院仍应对羁押的必要性进行审查。作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辩护人,律师如果发现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采取的强制措施不当,有权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申请变更强制措施,即申请将拘留、逮捕变更为取保候审、监视居住,或者申请将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变更为取保候审;发现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采取强制措施法定期限届满的,有权要求解除强制措施。
 
  四、根据刑事诉讼法第八十六条的规定,人民检察院审查批准逮捕犯罪嫌疑人,可以听取辩护律师的意见;辩护律师提出要求的,应当听取辩护律师的意见。藉此,当侦查机关对犯罪嫌疑人提请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的时候,辩护律师可以及时主动向人民检察院提出不构成犯罪、不必要逮捕、不适宜羁押、侦查活动有违法犯罪情形等法律意见,以期阻止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犯罪嫌疑人。刑事诉讼法没有规定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决定逮捕犯罪嫌疑人的时候,辩护律师是否可以要求人民检察院或者人民法院听取自己的意见,根据《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试行)》的规定,应该是可以的,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对此没有涉及。
 
  五、刑事诉讼法第三十六条规定:辩护律师在侦查期间可以向侦查机关了解犯罪嫌疑人涉嫌的罪名和案件有关情况,提出意见。这里的“案件有关情况”包括当时已查明的犯罪嫌疑人涉嫌犯罪的主要事实,犯罪嫌疑人被采取、变更、解除强制措施的情况,侦查机关延长侦查羁押期限情况等。笔者认为,此时,辩护律师如果提出意见,应主要针对侦查机关的侦查行为是否合法,对犯罪嫌疑人采取的强制措施是否适当、是否合法等程序性问题,其他问题可以在侦查终结前提出,除非辩护律师此时已经收集到犯罪嫌疑人不在现场、未达到刑事责任年龄、属于依法不负刑事责任的精神病人的证据。辩护律师依据刑事诉讼法第三十六条提出意见和第一百五十九条提出意见,应该有所区别,应讲究技巧,通盘考虑。
 
  六、律师担任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辩护人,一项重要职责就是收集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无罪、罪轻或者减轻、免除其刑事责任的证据。刑事诉讼法实施以后,作为辩护人,律师参与刑事诉讼的时间可以提前到犯罪嫌疑人被侦查机关第一次讯问或者采取强制措施之日。那么,辩护律师在侦查阶段能不能收集证据呢?笔者认为,应该是可以的。刑事诉讼法第三十五条明确规定:辩护人的责任是根据事实和法律,提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无罪、罪轻或者减轻、免除其刑事责任的材料和意见,维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诉讼权利和其他合法权益。这里的“材料”就是可以用于证明案件事实的证据。既然律师在侦查阶段就是辩护人,律师在侦查阶段就有权收集证据。另外,从刑事诉讼法第四十条的规定也可以看出,律师在侦查阶段是可以收集证据的。需要注意的是,律师在侦查阶段是不可以向被害人、被害人的近亲属、被害人提供的证人收集证据的。刑事诉讼法第四十一条第二款规定:辩护律师经人民检察院或者人民法院许可,并且经被害人或者其近亲属、被害人提供的证人同意,可以向他们收集与本案有关的证据。这一规定,决不意味着辩护律师在侦查阶段可以向被害人、被害人的近亲属、被害人提供的证人收集证据,而且还不需要经侦查机关许可。
 
  七、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九条的规定,在案件侦查终结前,辩护律师提出要求的,侦查机关应当听取辩护律师的意见。这就意味着,在案件侦查终结前,辩护律师就可以提出辩护意见,律师提出辩护意见的时间有所前移。
 
  八、自案件移送审查起诉之日起,辩护律师可以查阅、摘抄、复制本案的案卷材料,可以向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核实证据,继而得以进一步了解案情,提高认识。
 
  九、辩护律师发现有利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证据,自己难以或不方便收集、调取的,可以申请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收集、调取。辩护律师认为在侦查、审查起诉期间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收集的证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无罪或者罪轻的证据材料未提交的,也可以申请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调取。
 
  十、辩护律师对对于案件定罪量刑有重大影响的证人证言有异议,对鉴定意见有异议,可以申请人民法院通知证人、鉴定人到庭作证,接受质询。
 
  十一、律师对于法律以外的专门知识也是很有限的,对于具有专门知识的人所作的鉴定意见,即使有破绽,由于是外行,辩护律师往往难以发现。另外,具有专门知识的人,尤其是级别较高的专家,他们的意见往往比辩护律师更具有说服力,更容易让司法人员信服。因此,作为被告人的辩护律师,为了从根本上动摇乃至推翻控方的鉴定意见,往往需要申请人民法院通知具有专门知识的人出庭,对控方的鉴定意见进行反驳和否定,继而说服人民法院不把控方鉴定意见作为定案的根据,或者同意重新鉴定。需要注意的是,这里“有专门知识的人”在相应领域应具有一定的权威,至少其专业水平不低于控方鉴定意见的鉴定人。
 
  十二、2010年6月13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联合发布《关于办理刑事案件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刑事诉讼法吸收了该《规定》的主要内容,在我国的刑事诉讼中正式以法律形式确立了非法证据排除规则。
 
  诉讼中,辩护律师如果发现上述证据,即应在开庭前申请人民法院予以排除,并提供涉嫌非法取证的人员、时间、地点、方式、内容等相关线索或者材料。在庭审期间才发现相关线索或者材料的,可以当庭申请排除非法证据。
 
  十三、刑事诉讼法实施以后,人民法院审理第一审公诉案件,在有些情况下可能会召开庭前会议,就下列问题向控辩双方了解情况,听取意见:
 
  (一)是否对案件管辖有异议;
 
  (二)是否申请有关人员回避;
 
  (三)是否申请调取在侦查、审查起诉期间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收集但未随案移送的证明被告人无罪或者罪轻的证据材料;
 
  (四)是否提供新的证据;
 
  (五)是否对出庭证人、鉴定人、有专门知识的人的名单有异议;
 
  (六)是否申请排除非法证据;
 
  (七)是否申请不公开审理;
 
  (八)与审判相关的其他问题。
 
  尽管最高人民法院规定可以通知被告人参加庭前会议,但笔者认为,一般情况下,人民法院让被告人到场的可能性不大,除非被告人未被羁押。即使被告人到场,针对上述问题,被告人可能也不知道如何正确表达意见。辩护律师参加庭前会议,就上述问题发表意见,十分必要。庭前会议也是一场博弈,尤其是非法证据排除问题。
 
  十四、出席第一审法庭,参与庭审,发表辩护意见,可以说是辩护律师参与刑事诉讼的一场重头戏,从侦查到审判,法庭调查、法庭辩论是控辩双方博弈的高潮,关系到辩护的成败。
 
  十五、被告人不服一审法院的判决,要求上诉,辩护律师可以帮其拟写刑事上诉状,写明上讼请求、不服一审法院判决的事实与理由。刑事上诉状经被告人签名、盖章、按指印后(被告人是单位的,应加盖该单位印章,被告人是个人的,按说签名即可,但有的法院为慎重起见,要求被告人签名并按指印),被告人被羁押的,可以通过看守所转交一审法院,也可以交由辩护律师递交一审法院或上一级法院;被告人未被羁押的,由被告人自己递交一审法院或上一级法院。一般情况下,最好交一审法院,因为不少二审法院都不愿意直接接收被告人的刑事上诉状,尽管根据法律规定,被告人可以直接向上一级法院上诉。
 
  十六、人民法院审理二审刑事案件不一定开庭,二审法院不开庭审理的,辩护律师提交书面辩护意见;二审法院开庭审理的,辩护律师需出席法庭,参加庭审,当庭发表辩护意见。在二审阶段,辩护律师仍然要阅卷,要会见被告人,收集并提交被告人无罪、罪轻或者减轻、免除其刑事责任的证据。
 
  十七、死刑案件进入死刑复核程序,被告人已是命悬一线,但这并不意味着被告人的命运就没有回旋的余地,只要还有一线希望,被告人就可以委托律师作最后一搏。刑事诉讼设立死刑复核程序,其目的就是为了保证死刑案件质量,力求少杀、慎杀,杜绝错杀。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条第一款的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复核死刑案件,辩护律师提出要求的,应当听取辩护律师的意见。此时,律师提出辩护意见,应侧重论证被告人可以不杀,努力保住被告人性命。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的规定,复核期间出现新的影响定罪量刑的事实、证据的,应当裁定不予核准,并撤销原判,发回重新审判。因此,在复核期间,如有可能,辩护律师还可以收集能影响定罪量刑的证据,以达到阻止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死刑的目的。
 
  以上介绍的只是律师在刑事辩护中的作用的主要方面。另外,在刑事诉讼中,律师还可以担任公诉案件被害人、自诉案件自诉人、附带民事诉讼原被告的代理人,在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逃匿、死亡案件违法所得的没收程序和依法不负刑事责任的精神病人的强制医疗程序等特别程序中担任当事人的代理人。